陌止

一八大旗扛起来。自己腿肉自己吃。cp不拆不逆。

早晚成连理 (暂定名)【四】(一八 abo ooc、私设严重)


“佛爷,八爷来了。”
副官一边通报,一边领着风尘仆仆刚下了火车的八爷进了张府。
“佛爷,老八在北平也没个落脚的地方,可能要在佛爷府上捣扰几日。”
张副官暗自腹诽:铁嘴饭店家大业大,连给少爷订个酒店的钱也没了。
张启山却说:“快把八爷领到我的卧房。”
齐铁嘴有些羞涩。呀,一见面就领卧房。是不是有点快,他也很羞涩呀。
张启山却又淡淡说了句:“八爷一个omega,去我卧房不太合适,给安排间客房吧。”
管家请示:“哪间呢?”
佛爷伸手一指。
管家嘴角微微扬起,那间客房,是离佛爷卧房最近的客房。
齐铁嘴跟着管家,进了自己的卧房。把一切安顿下来。
问一旁的侍女道:“管家,能吃饭了嘛?”
侍女:“抱歉八爷,必须等佛爷落座之后才能开饭。”
齐铁嘴摇摇头,踱着步子,“唉,那我去喊你们佛爷吃饭吧。”踏进了张启山的房间。
齐铁嘴先是扒在房门上,借着门缝向里瞄了瞄。然后轻轻敲了敲门,没人应,于是他又敲了敲,还是没人应。
“佛爷,我进来啦。”齐铁嘴一边说着,一边推开了张启山的房门。
呀,一进门,齐铁嘴看到佛爷正在换衣服。
他赶紧用手捂住眼睛,然后把指缝张大。毕竟他是个矜持的omega。
一块、两块、三块……齐铁嘴默默在心里数着。佛爷竟然有八块腹肌!
张启山停下换衣服的动作,回头看着齐铁嘴。
“八爷,有事么?”
“啊,这个,佛爷。我喊您下来吃饭。”
“好,这就下去。”
齐铁嘴走到房门后,还偷偷向房间里瞄了一眼。
唉,佛爷把衣服穿上了,没关系,来日方长。总有一天能看个够。
而房间里,张启山看着身上显露的穷奇纹身。房间里炭火不算旺盛。纹身浮现,一是周围温度过高,二是,动情。
张启山微微揉着太阳穴,自己好像,动心了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那个人眼里闪着狡黠向他要求做生意的时候,可能是他派遣小满给自己送钱的时候,可能是车站上他带上二响环嘴角微微勾起的时候,可能是刚才看自己的时候捂着眼睛的时候。可能是好多好多时候,但是这个人,怎么越看越可爱呢。
张启山终于下了楼,看见早坐在饭桌对面的齐铁嘴。
嘱咐下人:“以后我不在的时候,八爷想吃饭就吃饭,不必等我。”
对面的人笑笑,张启山觉得更可爱了。
嗯,檀香味的信息素也可爱极了。
但是,接下来说出的话似乎不那么可爱。
“咳,这个,以后不要喊我八爷了,你们也知道,我是倒插门来你们佛爷家的。所以喊什么,应该知道吧。”齐铁嘴对张家仆人如是说。
张启山不说话,也只是笑,嘴角的酒窝旋得深深的。
齐铁嘴突然道:“欸,也没点眼力劲儿,喊夫人知道吗,夫人。”
张启山内心:没毛病。
齐铁嘴又是笑笑,给佛爷夹了一筷子藕。
“佛爷,吃菜,吃菜。”
张启山嚼着齐铁嘴给他夹的藕,心里暗想:“现在不知道谁是夫人,等以后就知道了,毕竟,来日方长。”
齐铁嘴就看着佛爷嘴边的酒窝没有消下去过。有些慎得慌。
可是,佛爷笑起来,真的好可爱啊。
题外话:突然诈尸,小可爱们新年快乐,么么。蠢作者的拖延症治不好了。打死我吧QAQ。其实,是因为春晚拆了cp,才强行自己给自己发糖的。
下一章,你们介意嘴嘴再被武藤绑架一次吗。

早晚成连理 (暂定名)【三】(一八 abo ooc、私设严重)

【三】
新月饭店的家奴突然通报:“八爷,门外有人闹事,自称是彭三鞭。”
“快带我去。”
齐铁嘴立马去了大门。
“你们怎么办事的!快把三爷请进来!”
新月饭店的家奴一头雾水,饭店里那个不是三爷吗?可是好歹是经过严苛训练的。心里再好奇,嘴上也把着门呢。
“把三爷请进来,好吃好喝地招待着。”
“三爷,照顾不周,多有得罪,”齐铁嘴一抱拳,“恕老八还得忙这拍卖会的事情,先告辞了。”
“好,八爷先去忙吧。”
齐铁嘴赶忙又回了饭店,将张启山叫上顶楼。
张启山还穿着那身油光水滑的貂,“八爷,有什么事?”
“佛爷,您当初拿彭三鞭请帖的时候,露脸了吗?”
张启山该怎么解释,自己不仅露了脸,还打了人家?
但是佛爷还是很高冷。“嗯,露了。”
“哎哟佛爷这可坏了菜了,这彭三爷来了,这我哪个也不敢得罪啊,新月饭店虽说在北平势力挺大,但这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能找啊。”
“这样的话,佛爷,我只能在二楼给您挂个帘,让彭三鞭见不着您了。”
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张启山说这话的时候,弹了一下手上的二响环。丁零当啷,响了两下,好不清脆。
“好,那佛爷就这么定了。”
“嗯,此次求药,张启山欠八爷一份人情,日后必当重谢。”张启山站起身,出门去了。
—我是帅气的拍卖会开场的分割线—
“本次拍卖会上,若是彭三爷能拍得最后压轴三件拍品中的一件,那就能抱得美人归了。”
然而,拍卖会上。
“本次拍卖会最后一轮竞拍采用盲拍的形式。”
张启山转着手上的戒指,狠了狠心,哪件都有可能是鹿活草,所以他必须将所有拍品都拍下来。
这是第一件拍品。
佛爷:点天灯
这是第二件拍品。
佛爷:点天灯
这是第三件拍品。
佛爷:点天灯。
主持人:“不好意思,您的担保额度不够了。”
张启山:“主持人,我要求暂停半个小时。”
八爷:“小满,你悄悄的,将这些钱给佛爷。不要让彭三鞭发现。”
于是,佛爷顺利拍到三件拍品。
—分割线(作者奇怪的脑回路认为彭三鞭不会找事了,你穷你怪谁)—
张启山正带着药,准备乘火车回去长沙。
齐铁嘴一路小跑追过来,气喘吁吁。
“佛爷,你这就这么走了?”
“八爷,这药有急用,八爷的恩只能改日再报。”说着,张启山将手上的二响环摘了下来,套在了齐铁嘴的手腕子上。
白白净净的手腕映衬着花纹精致的镯子,煞是好看。
“欸,佛爷,此去一别,不知何日能再相见。老八知道佛爷是个有恩必报的人。所以老八日后去长沙,还多多仰仗佛爷关照。”
张启山倒是没问齐铁嘴为何要来长沙。只说了一句:“好,日后定当恭迎八爷大驾。”
张启山上了火车之后就开始自我反思:一个omega来自己一个alpha家里来,自己也不阻拦,刚才是着了魔吗。其实,要真的来也不是不行,不过,应该给人家一个名分。
齐铁嘴在回新月饭店的路上,眼睛眯起,嘴角微微上扬。敲了一下手上的二响环,丁零当啷,好不清脆。这次逃过了彭三鞭,下次指不定还有个彭四鞭。仔细想想,还不如跟这个张启山试试,自己是新月饭店的少东家,也不会吃多大亏才是。
【小剧场】
二响环
小满发现,自家主子去车站送了个人,手上就多了只镯子。敲一下响两下。很是神奇。
“八爷,这镯子哪来的啊。”
八爷脸微微一红。“定情信物。”





题外话:
其实,嘴嘴的亏吃大了。
这是两只腹黑的对决,大家心里什么都懂,但就是什么也不说。嗯哼。

接下来。嘴嘴就该去长沙了。终于能写相处了,正剧憋死我了。坦白讲,很努力的不让嘴嘴和满月一样任性,丢下烂摊子了。但还是ooc了,心痛。板砖轻拍,谢谢。然后,文笔真的渣,也不知道写点啥好。希望两个人相处的时候,会比现在好一点。
短小到可怕。

佛:老八,晚上来我卧房。
入夜
嘴:嗯………不要………佛爷……轻点
月:不要脸!

早晚成连理 (暂定名)【二】(一八 abo ooc、私设严重)

入夜了,齐铁嘴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
脑子里都是那个“彭三鞭”。
“彭三鞭”是为了兄弟求药来的,今日他与自己谈话时绝口不提婚约的事情,看样子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及他与自己的婚约。
而且传闻彭三鞭是西北人,一条鞭子使得出神入化,于是人称“彭三鞭”,而这个“彭三鞭”,腰间却连条鞭子都没有。况且此人说话,一点西北口音也没有。反而,听口音似是东北人。
可疑,真是太可疑了。
这是为什么呢?
如果……
齐铁嘴突然一惊。如果这个人,不是彭三鞭。就都解释得通了。
幸好拍卖会在后天,若是真的彭三鞭在拍卖会之时前来闹事。铁嘴饭店颜面何存!
唉,想想又有点小惆怅,自己居然喜欢上了一个都不知道是谁的alpha。
算了,睡吧。睡醒了,再会会那个“彭三鞭”。
—我是八爷睡觉的分割线—
什么?想看八爷睡姿?佛爷还没看到呢。走开!
—我是八爷起床的分割线—

“三爷,我们少爷请您到楼上一叙。”
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张启山跟着家奴悄悄上了楼。
“三爷,少爷就在里面,您进去吧,我们就告退了。”
“好。”张启山微微点头,推开了虚掩着的门。
一抬眼,看见了一个正在啃苹果的omega。
真是奇怪,这个omega住在顶楼,能命令家奴带自己上来。不会就是,那位齐少爷吧?跟传言可有些,大相径庭。
“哟,这位爷,又见面啦。”
“先别好奇我,咱先来谈谈您的事,要是我没猜错的话,这位爷可不叫彭三鞭,真正的彭三鞭另有其人。”
“嗯,猜对了。”张启山找了个地方坐下,转着手上的戒指说道。
“那,这位爷可愿意跟我做一笔交易?”
“嗯?”
“这位爷也应该猜出来了,我其实就是铁嘴饭店的少爷。我爹非逼我嫁给那个彭三鞭。哎哟喂那个彭三鞭哪有爷您帅气啊。”
张启山发现这个omega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,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,有点萌。
“所以哈,您也不用借这偷来的名帖求药了,我可以给您弄一张,但是,作为条件,我不想嫁给彭三鞭。”
“嗯?我为什么要帮你。这么办,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张启山微微挑眉。
“唉我的爷,您要是借彭三鞭的名帖来参加拍卖会,回头真彭三鞭来闹事,倒霉的还是我们铁嘴饭店啊。”
不知是热的还是怎么了,齐铁嘴脸微微红,张启山觉得,看着更可爱了。
这人逗弄着真有意思。不过逗急了可不好了。
“那好,我帮你,怎么做呢?”
“这个啊,到时候您见机行事就成。正所谓,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“好,听你的,还有,我叫张启山。”张启山低头看着齐铁嘴的眼睛,说道:“你可以,叫我佛爷。”







题外话:

崩人设了,崩死了。球不要喷谢谢,因为我怕有些人喷了这文就坑了。我是个玻璃心的人。

然后。有追下去的小可爱的话,下一章你们将看到一只心机嘴。

与原来情节简直天马行空。努力地塑造一个机智嘴了QAQ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,么么叽。

一八小段子【当佛爷和八爷吵架了】(小甜饼,可能会ooc)

当佛爷和八爷吵架了
“张启山!你王八蛋!二响环那么贵重的东西你送给尹新月!我呢!”齐铁嘴拿手指着张启山的鼻子,气的脸都红了。
“老八,别闹。”
“张启山是我闹吗!你……你你别过来我告诉你。”
齐铁嘴就看着张启山一步一步逼近自己。

“老八,二响环是尹新月的,人是你的,还不够吗?”

齐铁嘴的脸又红了,这回不是气的,是让佛爷的情话哄的。
可是齐铁嘴还是不甘心,自己憋了那么久的气不能让这人一句话就顺毛了。
可他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佛爷一把扛了起来。直扛到了二楼的卧室。
之后发生什么请自行脑补。
家奴表示:辣耳朵。
佛爷表示:媳妇儿不听话?艹一顿就好了,一顿不行?那就两顿。

嘿嘿嘿捕捉一只情话佛。

早晚成连理 (暂定名)【一】(一八 abo ooc、私设严重)

齐铁嘴是个omega,远近闻名的omega。
传闻齐铁嘴小家碧玉,温柔动人。传闻齐铁嘴娴静少言,落落大方。传闻,哦不,最后这条不是传闻。齐铁嘴是北平最大的饭店,铁嘴饭店的少当家。
然而齐铁嘴最近很烦躁,因为他的爹把他许给了西北的彭三鞭,那个他连面都没见过的alpha,传闻还面相粗犷。真是,他八爷怎么可能嫁给一个这样的alpha。
他爹还非要他去车站接这个彭三鞭。真是越想越烦躁。
“用不用派几个家奴跟着你啊?”齐老爷很担心。
“不用,一个大男人,有什么危险。”
“你是个男的,可你是个omega呀,儿子。”齐老爷更担心了,无奈齐铁嘴已经走远了。
齐铁嘴举着个牌子,在车站不耐烦地等着彭三鞭。
车站这种人声鼎沸的地方,幸亏他用了抑制剂和喷雾,不然可能早就被识破自己是个omega了,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让自己一个omega来车站接alpha。那个alpha难道比omega还脆弱?齐铁嘴心想。
然而他还不知道,这个彭三鞭,已经变成了如假包换的张大佛爷。
“可是,铁嘴饭店来接风的人?”
齐铁嘴抬眼一看,一张英气俊朗的脸出现在眼前。
这个alpha,不丑,齐铁嘴心里默默合计着,要是这就是彭三鞭,自己好像也不亏啊。
“你就是彭三鞭?”
“在下正是。”
“那好,跟我来吧。”
齐铁嘴打开车门,将张启山迎了进去。
张启山微微诧异,beta吗,竟是快要同自己一般高了。
坐进狭小的车厢内,一股并不浓郁的硝烟的味道弥散开来。
齐铁嘴微微诧异,传闻彭三鞭倒腾沙土起家,他的信息素竟不是沙土的味道。
这味道,让人想起乱世中的金戈铁马,国家危难时的一夫当关。
齐铁嘴有些脸红,他喜欢这个人信息素的味道。
这两个人坐在车里什么也不说,好像有点尴尬,齐铁嘴寻思着,找点话题。
“欸,三爷,您来北平是想干点啥啊。要我说啊,三爷,来了我们大北平,一定要去一趟这最有名的........”
张启山在后座冷冷扫了他一眼,扔给他几块银元,“我喜欢安静。”
车厢内霎时安静下来,再没有人说话。
啧,这怎么搞的,更尴尬了。
等到了铁嘴饭店,把张启山安顿下来,家奴禀报说齐老爷已经走了,去处理其他地方的生意了。
嘿,这正赶上拍卖会了,老头子走了,光留我一个人,也不担心担心他儿子,真行。齐铁嘴一边想着,一边上了顶楼。
等回到了自己的卧室,齐铁嘴先是干完了一碗猪蹄炖藕,准备下楼看看,突然发现,彭三鞭正在往楼上来。
欸,奇了怪了,这铁嘴饭店的顶楼,可是不许人上来的。这人是怎么上来的,听奴都聋了吗?他又要干什么?齐铁嘴很是好奇。
齐铁嘴先回了房,等彭三鞭上了顶楼。再慢慢寻他也不迟。先研究研究,这人是怎么上来的。
正当齐铁嘴想着,从楼底下传来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。正是他八爷最爱听的一出《穆柯寨》。
“我想明白了!”齐铁嘴一拍脑袋,从床上蹦了下来。“踏着这唱戏的鼓声行动,用鼓声掩盖脚步声。怪不得听奴听不见。真是妙啊。”
想不到这彭三鞭不是个莽夫,也有几分智慧。
我好像,更喜欢这个人了呢。我们的八爷又脸红了。
盘算着这人也快到顶楼了,齐铁嘴出门。果然看到,藏宝室的门是虚掩着的。
齐铁嘴刚进去半个身子。一把就被人拽进了藏宝室。
唉,情况有点不妙啊,喷雾的效果过去了。自己属于omega的檀香味信息素的味道,逐渐在屋子内蔓延开。
张启山诧异:“你是omega?”这不是上午,送他到铁嘴饭店的司机吗?omega 怎么会这么高?要知道自己已经是alpha里算高的了,这个omega竟是比自己只矮上一二公分。
齐铁嘴摆摆手,“我是谁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你来我铁嘴饭店的藏宝室干什么,你难道不知道,这里是不让进的吗?”
“在下只是一时糊涂,为了救兄弟之妻。求药心切,才干出了这等事情。”
齐铁嘴微微仰头,看着张启山的眼睛道:“想求药啊,那就只有两条路,一条是在后天的拍卖会上光明正大地买,另一条嘛,你可以拿你的命来换啊。”
“好,多谢阁下的建议,在下会好好考虑的。”
谈罢,张启山便又借着鼓声,下了楼。
齐铁嘴也回到了自己的卧室。抓起一个苹果“咔嚓咔嚓”地开始啃。想:这彭三鞭也是有意思,开始期待后天的拍卖会了啊。

感觉自己文笔越来越渣了。小可爱们不要嫌弃。
电视剧里的刀,我们剧外甜回来~
另:我需要一个小可爱来天天催文,不然照蠢作者的拖延症没法日更。有小可爱吗?

记个梗,站tag抱歉
一八其实是影帝什么的然后接了“老九门”这部剧,现实中佛爷八爷是一对,本来这部剧的另一个主角是八爷,但是剧本被尹新月抢了,佛爷并不想吻八爷以外的人更何况是抢了剧本的尹新月,于是不顾导演反对,各种借位啥啥啥的
佛爷实力亲下巴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填完铁嘴饭店的坑就开这个


再来个梗。abo

苹果或猪蹄炖藕味信息素的佛爷

救命!八爷变成了苹果!(ooc严重,私设严重)小甜饼

本文又名,张大佛爷和齐铁嘴是如何同居的。
八爷今天心情很不好。
因为他正啃着佛爷送他的苹果。突然就,变成了一个苹果。
张府内:
“副官,去请八爷过来。
“算了,还是我亲自去吧,副官,备车。”
然而,到了八爷的堂口后,只发现了两个苹果,孤零零的躺在地上。其中一个让咬了一口。另一个水灵灵红彤彤的。小满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
奇怪了,八爷呢。事先也打听了,既没去二爷府上听戏,也没去找狗五贫嘴。
两个大男人在八爷的堂口找起来,却别说八爷,连八爷的铜钱都没找到。
八爷一脸委屈,我就在地上,你倒是捡我起来啊,可惜,八爷是个苹果。除了看起来好像更红了以外,没有其他变化。
“佛爷,是不是,八爷跑了?”
“算命的能跑哪去。”
“副官,把八爷在堂口的东西都带走。”
哎哟我的佛爷啊,您天天以各种名义请八爷来,八爷就差不多住在张府了,东西基本上都在府上呢,不知道的以为长沙九门只有八门呢。当然,这些话,副官也只是想想,不敢说出来。
“算命的要是敢跑,就一枪毙了”
副官内心:您天天说毙了,倒是毙啊,八爷天天活蹦乱跳的,精神着呢。
找了一大圈儿,也没找着八爷。
于是,副官只能把八爷在堂口的最后一点衣物也带走,还有那只在地上的,红的发亮的苹果。
副官想:要再来这么一回,我就只能把小满也带走了。到时候,张府旁边儿,得再写个齐府。
就这样,齐铁嘴被稀里糊涂地带回了张府。
齐铁嘴也想抗议,张启山你几个意思啊,我东西都搬张府去了,我都快成了你们张府的人了,以后是不是得改姓张啊!虽然张府的猪蹄炖藕挺好吃的,姓张也不亏吧。
可惜,他是个苹果,只能红的更加娇艳欲滴,红的更加,让佛爷想咬一口。
副官倒是把苹果带回来了,可也不知道搁哪儿。所幸一看,就放在佛爷卧室的果盘里吧。反正八爷喜欢吃苹果。
佛爷实在处理不下去公务了,旁边没有算命的在那唠唠叨叨,一口一个佛爷英明,真有点不习惯。
一想到找不见算命的,心就更飞了。就回卧室看看,好歹,还有点八爷的痕迹不是。
回卧室,正发现一个天香国色的大苹果。
佛爷好奇,平常八爷天天都在“咔嚓咔嚓”地啃苹果,苹果就真那么好吃?
顺手拿起果盘里的苹果就准备啃一口。
八爷惊恐地发现佛爷那张俊朗英气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,差一点就啃上了。
突然的一下,卧室里少了个苹果,多出了个八爷。
佛爷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八爷,却没问苹果是怎么回事。
他只是怕,这回找回来了,万一下回算命的真跑了怎么办,嘴上说的“算命的跑哪儿去”,心里却一点底也没有。
还是要牢牢的把人绑在身边,才保险,才安全。
“八爷,以后住到张府来吧。”
“不是这个,为什么呀,佛爷?”
“最近长沙不太平,日本人蠢蠢欲动,万一你又被日本人绑了怎么办。”
“那,我住二爷府上也行啊。”
“八爷,天天猪蹄炖藕,苹果三餐之后都有。”
“好嘞佛爷,反正我的家当您也都搬到张府来了,我住哪个房间啊?”
“我的卧室。老八你也知道,最近长沙不太平,我得贴身保护你。”
副官内心:张府戒备森严,苍蝇都快飞不进来了,哪个不开眼的来张府劫八爷,还有,佛爷你这样,锅让我们张府的警卫背,真的好吗?”
后来,副官发现,八爷住进来,和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同,只是晚上经常听到一些不明声响,第二天的早饭八爷不下来吃了,一般都是佛爷端进屋。
还有,张府上上下下,都不知道为什么戴了墨镜。


副官内心戏略丰富。hhhh
一发完,可能有后续,要是粉丝破10(我要求真的不高),就,拿这个梗开车。嘿嘿嘿。

一八段子【仙人独行】张嘴,小甜饼哦 ooc,有私设

八爷很早就给自己算过一卦。一卦什么?一卦姻缘。算的是“仙人独行”,命里无妻无子。可是,那是很早很早的事了,早到那时候,八爷还没遇见佛爷。
现在啊,八爷命里还是无妻无子。
八爷摊在佛爷家的沙发上,摸着自己被佛爷的猪蹄炖藕养出的小肚腩。略微惆怅。“仙人独行,我这辈子,唉......”
一边惆怅,一边“咔嚓咔嚓”去了一个佛爷从新疆运过来的苹果。真甜!
突然一声:“老八,吃饭。”
八爷更惆怅了。无妻无子。照佛爷这性格,怎么会是妻呢。要是佛爷是妻,满长沙城的佛吹都得吃了他。唉。
子?更别提了。两个大男人,怎么生孩子啊。
又是一声“算命的,过来吃饭,再不吃饭,拿枪.......”
八爷赶快坐到餐桌前面,“嘿嘿,佛爷,您怎么舍得拿枪毙了我呢。”
唉。这九门之首的张大佛爷不君子远庖厨,肯为自己下厨做一道猪蹄炖藕,无妻无子就无妻无子吧。
苹果真甜,猪蹄炖藕真好吃。
佛爷,真帅。
—来自一边吃猪蹄炖藕一边偷瞄佛爷的八爷的内心独白